有一天,我走了,走到沙丘裡。
飄過的沒有滾滾黃沙,只漫了一地金紅。
珍重的掬起一坏,尋的不是鄉愁,不是離愁。
滑落字裡行間,時間洗成了故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