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幾日台北的溫度不斷新高,37.9、38、38.9。
陽光炙烈的曬得人踏不出門,今年夏天不出門,也出不了門。
躲在冷氣房裡避難,正好整理起積存的照片。
看著螢幕上的一片紫,似乎,該是薰衣草盛開的季節了。
七月的普羅旺斯特別美,然而沒有什麼,能比此時的薰衣草更美。
「藍天藍,白雲白,天線寶寶出來玩。」
一個丁丁、兩個丁丁、三個丁丁、滿地的丁丁,擠滿了普羅旺斯。
 
普羅旺斯的天空清澈透藍,燦燦的陽光卻陶醉在薰衣草的誘惑裡,無法自拔。
七月的陽光惹了一身紫,灑滿了普羅旺斯。
灑在瓦倫索的山丘間、灑在賽儂克修道院旁、灑在家家戶戶的窗台上。

你是如此的難以忘記,浮浮沉沉的在我心裡。留在記憶裡的紫色情懷,也許更適合出不了門的現在。
今年的普羅旺斯,是不是也有著一樣的紫色陽光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