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最喜歡的角落,是站在聖殿中心的神鷲塔,
可以貪心的一次擁有:
著名的雙塔、雙塔中遠方的小麵包山,
還有基多人心中的女神。

之前分享台南司法博物館的貓道時,
提到厄瓜多首都基多的國家誓言聖殿Basílica del Voto Nacional 。
身為南美洲最大的新哥德式教堂,年紀卻比我們想像來得年輕。
19世紀末才剛開始蓋,到我出生的1988年才投入使用。

這是一座美到令人歎為觀止的教堂,
不管是美到不行的彩色玻璃窗,將熱情的南美陽光濾得粉紅。
像是粉紅色的晚霞,照著整個教堂內部一片溫暖。

還是別出心裁運用厄瓜多的動物當作排水用的滴水嘴獸:
加拉巴哥群島的海、陸鬣蜥、海龜陸龜;
叢林裡的吼猴、犰狳、美洲獅。

更不用提教堂著名的南方立面和雙塔。

「滴水嘴獸」

關於 那些牆上猙獰的怪獸
從前的建築大多是石造或是木造,
為了避免雨水沿著建築物的牆壁流下來,
侵蝕石材之間的黏著沙土或木材結構泡水腐壞。
排水,是建築非常重要的一個環節。

而在重要的建築上,不論是東方或是西方。
更是特別美化了這些屋簷邊的排水管道:
利用「滴水嘴獸」的特殊形式,掩蓋醜醜的排水口。

如果你在台灣尋訪一些有歷史的廟,抬頭仔細觀察屋簷。
你會發現有些角落裝飾了鯉魚,
或是龍頭似的「螭首」(龍生九子之一,嘴大,肚子能裝很多水)
台南孔廟的大成殿,四個角落各有一隻。
它們靜靜的大口張著嘴,等著大雨來時吐水。
所以,在東方建築中將這種結構稱為「吐水」,
選擇的樣子多是象徵吉祥的傳統圖案。

西方建築從羅馬時期就有美化「滴水嘴獸」的設計。
哥德式時期的建築更是達到高峰,
巴黎聖母院、米蘭大教堂,都有著千姿百態的牠們。
除了排水之外,牠們的象徵意義和東方也不同。

從防止教堂不被水弄垮的守護作用,
延伸到驅除髒東西、嚇跑魔鬼、惡魔等功能。
常會被設計成奇美拉、怪獸等,兇猛、猙獰的樣子。

波蘭克拉考的瓦維爾主教座堂,
由於龍的傳說,「滴水嘴獸」更是大量使用了西方龍作為裝飾。
而基多的國家誓言聖殿,
身為南美洲最大的新哥德式教堂,怎麼可以沒有滴水嘴獸。

有別於那些傳統的主題動物,
他們別出心裁的佈置了厄瓜多的特有動物:
河裡的鱷魚;加拉巴哥群島的陸龜、海龜、陸鬣蜥、海鬣蜥;
叢林的犰狳,吼猴,美洲獅等。
絕對是全世界獨一無二的滴水嘴獸。

「聖殿內的窗」

赤道上日出到日落的時間,幾乎全年保持不變。

基多身為世界上距赤道最近的首都,

每天最適合來到這裡的時間是上午或下午。

斜射的赤道陽光,從東面和西面射入。

美到不行的彩色玻璃窗,將熱情的南美陽光濾得粉紅。

像是粉紅色的晚霞,照著整個教堂內部一片溫暖。

哥德式彩色玻璃窗必備,呈現聖人或聖經故事當然不缺。

此外,聖殿裡有著更獨一無二的地方。

上回提到,牆外的滴水嘴獸使用厄瓜多當地的特有動物。

牆內的窗也有著相同的概念:將厄瓜多特有植物用美麗的玻璃窗呈現繽紛的色彩,底部更標註了每種花的名字。

仔細觀察玻璃窗,你一定可以從中找出百合和蘭花。

分別象徵著基多,和厄瓜多這個有著四千多種蘭花的美麗國家。

揉揉迷失的雙眼,暫時抽離絢爛繽紛的魅惑色彩。

你會發現很多的心心,藏在聖殿各個角落。

耶穌像上特別畫出的紅心、主祭壇的立體紅心、彩色玻璃窗前整排的心等等。

最閃耀的一個,隱藏在黑暗中。

當你站在聖殿中心,

換個方向,從祭壇開始,沿著聖殿中線走回大門。

你會看到中門上,嵌著一面特別的心型透明玻璃窗。

將你的眼睛貼上,穿過耶穌的心臟。

看見的是對面小麵包山上的聖母像,基多人心中的女神。

如果你翻到另一面,走到殿外的立面。

耶穌心臟下,有著一尊小小的雕塑,雕著波蘭人的榮耀——若望・保祿二世。

紀念他來到這裡為聖殿祝聖,將國家誓言聖殿正式奉獻給耶穌之心。

同樣奉獻給耶穌之心的教堂很多,

如巴黎蒙馬特的聖心堂、巴塞隆納的聖心聖殿,都美到不行,每次去連自己的心也要留在那裡了。

台灣也有許多聖心堂,

特別一點的像苗栗苑裡的中式耶穌聖心堂。

說到全世界唯一,也是最有趣的一個,

一定是屏東霧台神山部落的聖心堂。

堂內的座椅全是魯凱族人雕刻,身著傳統服裝的人型座椅,座椅上個個背著裝有聖經的書袋。

有的時候連耶穌都換穿魯凱族的服裝。